Press News

陈虎:最慢的连接,最远的距离,最小的数据—改变从认知开始

2018年5月25日至26日,中兴新云总裁陈虎博士应邀出席在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召开的首届世界会计论坛暨第十三届中国CFO大会,参加《基于财务云的企业战略转型》圆桌对话,并进行了《从新开始——财务共享 财务转型 财务智能化》主旨发言。

微信图片_20180601145201.jpg

2018年5月25日至26日,中兴新云总裁陈虎博士应邀出席在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召开的首届世界会计论坛暨第十三届中国CFO大会,参加《基于财务云的企业战略转型》圆桌对话,并进行了《从新开始——财务共享 财务转型 财务智能化》主旨发言。首届世界会计论坛暨第十三届中国CFO大会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批准,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政府主办,来自全球30个国家、200家跨国企业的会计领军人物共聚一堂,分享世界财会行业领先成果,共同交流世界会计发展最新趋势。

 

以下内容根据现场发言整理而成,以飨读者。

 

微信图片_20180601144406.jpg

在《基于财务云的企业战略转型》圆桌对话中,曲晓辉教授向陈虎总提问:

陈虎先生从实践出发,出版了财务云丛书系列,我们老师看到他的书,是有点嫉妒,老师写书主要看文献、做统计,而他的书是从实际操作、实战出发,进行总结、提炼。除了《财务共享服务》这本书,最近又有一本新书叫《财务就是IT》,研究深入,理念先进 。2016年,陈虎先生在演讲中就提到过“大智移云”,业内一直用这个词来形容我们所处的时代,陈虎先生在企业财务信息化建设方面也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不仅搭建了企业自身的财务信息系统架构,还帮助上百家企业建立了财务共享服务中心,我们非常期待陈虎先生谈一谈信息技术发展对财务共享服务的驱动,谢谢!

 

陈虎:

谢谢曲老师,“大智移云”是当年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演讲,提出了在“大智移云”环境下,信息产业未来的变化。我把这个词借鉴到会计行业,因为对每一个行业、职业来说,环境是一样的,在“大智移云”时代,会计行业同样会有巨大的变化。

和大家说一下“财务云”由来,“财务云”这个词是我们第一次提出的。2011年,我们在做云计算技术发展趋势研讨时,讨论中,发现财务共享服务中心非常符合云计算的特征——无处不在,且随需取用。你不知道它在哪里,但随时可以获得满足需求的财务服务。所以,在2011年,我们将财务共享服务中心改名为“财务云”。

信息技术对财务带来的影响,首先是财务部门所处的环境发生了两个方面的变化:

第一个变化,是企业发展阶段的变化。中国企业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越来越规模化、集团化,产品越来越复杂化,商业模式越来越多元化。在“一带一路”战略的推动下,中国企业越来越国际化。所有这些变化都对企业的财务部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第二个变化,是信息技术的变化。从计算机的发明,到互联网的产生,再到第四次工业革命提到的“大智移云物”(大数据、智能化、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未来一定会看到物联网和5G将对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改变。

这两个外部环境的变化,将对财务产生三个方面的影响:

第一个影响,会使得企业财务从传统、分散、封闭,从手工作坊的模式走向工业化革命。财务共享服务是企业管理会计的第一步,是财务转型再造的第一步。分散、重复、作坊式的财务操作是没有办法适应企业规模化和国际化发展的。因此,一定要完成对财务的工业化改造,实现财务的专业化、标准化、流程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改造。我们在2005年建立了财务共享服务中心,也帮助上百家企业建立了财务共享服务中心,我们很乐于分享自己的实践和理念。

第二个影响,是财务部门将基于共享服务,完成财务再造。财务进行工业化革命,被解放出来的财务人员做什么?财务如何支持企业的管理和经营?要实现价值创造,财务的岗位职能必须发生变化,不仅仅是完成“票账表钱税”的基础工作。我们成立共享服务中心之后,将解放出来的财务人员分为BU财务和总部财务,BU是Business Unit的缩写,BU财务就是经营单元财务,但是后来发现中国企业不太能理解BU财务这个说法,于是我们将BU财务改为业务财务;总部财务我们改成了战略财务。2006年,我们第一次提出了“三分天下”的财务管理模式,即战略财务、业务财务和共享服务。我认为通过财务岗位的变化,让财务成为企业的神经系统,这套神经系统将支持企业的经营和管理。实质上,经营、管理和信息(财务的核心定位)是企业的核心职能。

第三个影响,是财务在企业数字化转型中应发挥的作用。在从事财务和财务共享服务的20多年时间里,我深刻地感受到,世界上最慢的连接是财务部门和企业经营管理者之间的连接,因为财务每个月才向管理者汇报一次数据、合并一次报表;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财务办公室到各个业务办公室的距离,因为财务部门不会从业务角度提供数据;而世界上最小的数据集是财务提供的三张报表,从业务到原始凭证、记账凭证、明细帐、总账到报表,每一次压缩,都是信息价值的损失,直到压缩成最小数据集。财务作为企业最重要的数据中心,如何收集、加工、存储、管理、分析、分享企业快速增长的数据,是财务部门面临的巨大挑战和历史机遇。

在“大智移云物”时代的变化下,软件定义一切、计算无处不在、数据承载连接。作为一个会计人,拥抱变化、改变会计,就一定会给我们带来职业上的巨大发展,我想说的就是这些,谢谢!


曲晓辉教授:

谢谢陈虎总,期待陈虎总等企业家能够将更多的经验总结出来,期待你们能出更多的书,给我们的学生、老师带来更广阔的视野、更多的经验和借鉴。

 

在《从新开始——财务共享 财务转型 财务智能化》主旨发言中,陈虎博士再次提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公司的财务部门到业务部门之前的距离”,并分享了自身一些实践、经验。

1.jpg

非常有幸能够分享我们的实践经验。我做了20多年的财务,对财务工作有三个深刻的体会。

第一个体会就是财务“忙”。财务人员很“忙”,忙着做账、对账、算账,把资产负债表最后一分钱对平,获得无与伦比的成就感。财务人员很“多”,中国2000多万的财务人员,中国的适龄劳动人口只有9.5亿,财务人员占适龄劳动人口2.5%,也就是说每个企业的财务人员要占企业总人数的2-3%。我见到最极端的情况:财务人员占企业总人数的10%。

第二个体会是财务“远”。财务部门是封闭式的,远离公司的业务、法人,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以会计科目的维度看待企业的经营业务,以法人为单位看待企业发展,从会计分期看待企业经营周期。所以财务关注,总共出了多少份报表、做了多少张凭证、管了多少个法人,离业务非常遥远。所以我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公司的财务部门到业务部门的距离。

第三个体会是财务 “小”。财务部门只采集了公司极其微量的数据。在500多年前,人类没有很好的计算和存储工具,所以创立了记账方法,不管是单式记账法还是复式记账法,都是通过最小数据集来体现客观的世界、体现企业的发展,直到今天为止,财务仍然只采集了企业的最小数据集。

这是我对财务的三个切身体会。

3.jpg

如何改变这种状况?我在《财务就是IT》这本书中提到一段话:信息技术的每一次发展,对人类社会的改变都具有指数效应,就像在古印度的国际象棋棋盘上放下一粒稻米,不断进行指数级的增长,信息技术的每一次振翅都会带来每一个行业巨大的变化。会计行业也是如此,我们经历了算盘、计算器、计算机,经历了整合式ERP系统,再到财务共享服务,再到“大智移云物”( 大数据、智能化、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信息技术的每一次变革都会对财务产生重大的影响。

6.jpg

我的第一个观点是,要改变财务的状况,首先要完成财务的工业化革命。财务的工业化革命有两个要点:第一,要把财务基础工作,也就是说要把财务岗位非常忙、人数非常多的基础业务集中起来,形成“会计工厂”。2005年我们建立财务共享服务中心,提出要打造“会计工厂”,财务人员不太能接受,所以我们就改了一个说法,说我们要做“财务的谷歌”。

第二,要把操作和管理分离。财务要在共享服务的基础上,形成一套神经系统,支持企业的经营和管理。财务部门离业务部门如此遥远,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财务部门有厚厚的门窗,当年税务局到公司检查的时候,提出我们财务部门不合规,因为没有铁门铁窗、没有戒备森严,这是外界对财务部门的看法。所以,把操作和管理分离,让财务渗入管理和经营。

财务共享服务,是财务的工业化革命。我们自己建立了共享服务中心,也帮助很多企业建立了共享服务中心。2010年帮助金蝶规划设计了财务共享服务中心,2013年帮助中铁建建立了财务共享服务中心,很高兴今天我们的两个客户都能来发言,都把财务共享服务视为最重要的财务变革。

我们一致的观点是:共享服务是财务转型的第一步,是企业真正建立管理会计的第一步。不能系统化的管理是不能持续的,不能量化的管理是无法改进的,所以把财务业务进行工业化改造,并固化到系统中,才能够实现财务再造。

12.jpg

我的第二个观点是,财务职能的转型。2005年我们建立了共享服务中心,当时提到,要对财务进行改造,把财务留在业务一线,能够真正帮助业务进行经营管理,真正能够将数据变成信息、转化成知识、凝结成智慧,这才是财务人员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我们发布文件,要将财务部门转化成“共享服务中心+BU财务+总部财务”的管理模式。BU是指Business Unit,BU财务是指经营单元财务。但文件下发后,我们发现所有人都不明白BU财务是什么,所以,我们改叫业务财务,业务财务不仅仅是为业务人员服务的财务人员,而是企业有什么样的经营单元,就应该为这个经营单元配置相应的财务部门。企业是创造价值的,如果经营单元是法人,就为法人配置财务部门;如果经营单元是产品,就为各个产品线配置财务部门;如果经营单元是区域,就应该为各个区域配置财务部门;如果经营单元是项目,就应该为各个项目配置财务部门,企业规模越大、产品线越复杂、分布越广泛,经营单元就越多维度,所以财务应该是一个多维度的财务体系,来支持企业的经营发展。

提出业务财务以后,总部财务就觉得也要起一个高大上的名字。2006年,我们将总部财务改成了战略财务。这之后我们提出了“三分天下”的财务管理模式:战略财务、业务财务和共享服务。在共享服务的支持下,要实现财务的战略转型,把财务的操作和管理分离。财务共享服务是工具、方法、手段,而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实现财务自身的转型,建立业务财务和战略财务这套岗位体系,来实现对经营和管理的支持。

世界有三个核心的内容——物质、能量和信息。企业也有三个核心的内容——经营、管理和信息。财务是信息的重要组成部分,财务部门要建立一张神经网络,要把财务部门的门和窗打掉,让财务人员深入到一线中去,为经营单元服务。

我的第三个观点,财务是企业的数据中心、信息中心、知识中心。财务需要解决仅仅采集最小数据集的问题。财务部门是企业最重要的大数据中心,以往我们采集了大量的数据,却因为加工处理能力不足,因为对数据价值的认识不足,所以财务丢弃了大量的、有价值的数据,仅仅使用会计科目、仅仅按照法人维度去出具财务报表,这个观念是需要转变的。

企业要转化成用数据来管理、用数据来决策、用数据来创新。我把财务部门如何帮助企业进行决策分为三大类:第一,财务部门仅仅能够提供会计报表,叫“精确不准确”,仅仅能够提供企业经营状况的“倒后镜”;第二,财务部门能够知道国情(经营所处的宏观环境)、竞情(竞争对手的情况)、客情(客户的情况)和我情(企业自身状况),财务能够为企业经营提供“仪表盘”;第三,企业规模越来越大,一定要有“导航仪”,它不仅要知道自身的状况,还要跟卫星、塔台实现连接,能够预测未来的情况。

人类的进步都是信息的进步,每一次巨大的变化,包括地理位置的大发现、技术的进步,其实都是为了人类能够看得更远、看到看不清的世界。这些我认为应该是财务部门做的第三个变化,就是从最小数据集转化成企业的大数据集,帮助企业管理、决策和创新。

财务部门的转变,要在财务共享和财务转型的基础上,建立起企业的数字神经网络,成为企业利益相关者的信息中枢。财务部门是利益相关者的信息集合,这个信息集合应该从“最小数据集”转变为“大数据”。

11.jpg

我不太赞同说人工智能会让财务人员的未来变得灰暗。财务人员现在特别焦虑,所以,财务要转化成智能的财务。智能不仅仅是技术对财务的影响,关键是财务人员观念的转变。财务部门要从始于感知、精于计算、巧于决策、勤于执行、善于学习这五个方面来改造自己,其实这是一个典型的智能过程,不管是机器执行还是人脑执行,让财务向这五个方向逐步改变,而不仅仅把自己当成流水线上的工具。我们出版了财务云丛书,希望把我们的经验分享给大家,我们也帮助很多企业建立了财务共享服务中心,希望把我们的经验传递给中国的企业,只有中国企业联合起来、做强做大,才能让中国变得更强大,谢谢!